时饮茗公子

这里是君惜年少的空间!
写手x画手

故乡…【魔童降世】

节选自 鲁迅《故乡》(并没有) 片段(我没有对鲁迅不尊敬的意思……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时候,我的脑海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: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,下边是那陈塘关,头有着一户户人家,其中一个三岁的小孩,项带乾坤圈,手捏一柄火尖枪,向一条蓝色的小龙刺去,那小龙却将身一扭,反钻到了他的怀里。


这少年便是哪吒。

熬夜的时候被饺子看到了。

第二天。

“少主,恰药啊~”


p2摸鱼。

按剧本来的少主:“佛跳墙!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!”


真实的我:“美人~美人你来呀~”

来啊!吸欧气啊!


我玩了三天,真的。


我的时间只允许我断断续续的玩。


肝啊……


我要福公啊……

【朝耀】某个超好玩的游戏

我终于更APH的文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耀最近沉迷于食物语无法自拔,整天抱着手机完全不肯放下。

亚瑟·柯克兰趴在沙发上,托着脑袋看着王耀,气鼓鼓道:“王耀,我说了多少遍了,这是一款女性向游戏!你!是!男!的!”

王耀停下滑动的手指,斜眼看向亚瑟:“柯克兰先生,如果你的中文说的更好一点话,我觉得我会更喜欢你的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道:“我们天天干那些事的时候,你考虑过我是男的吗?”

亚瑟被王耀的话噎住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气鼓鼓的扭过头。

王耀看着他这般模样,便轻轻一笑。

主界面的饺子正微笑道:“挨这么近是觉得冷吗?我去给你煮碗饺子暖暖身子吧。”

王耀便看向亚瑟:“每天晚上把我折腾的这么惨,你什么时候才能想饺子一样暖啊,还有你看看鹄羹,好暖一男的。”

亚瑟咬了咬下嘴唇:“他们只是游戏角色而已……”

王耀耸耸肩,继续肝游戏。

切。

亚瑟心里一百万个不服。

什么游戏……什么破食物语,老子也下一个看看有多好玩。

下载完毕,登陆。

“美人,你……”【年少:“我沉迷于福公的盛世美颜所以忘了他说什么】

亚瑟愣住,然后凑近看。

“啊啊啊啊啊佛跳墙好撩啊啊啊啊!”

“王耀你看看!知道什么叫撩吗?你看起来就是个性无……唔…!”

王耀一脚踹到他屁股上。

“太好看了吧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沉迷于它了!”

王耀看着眼冒爱心的颜亚瑟无语的翻了个白眼。

【年少:“啥?佛跳墙?你们别和我抢!”】

北京烤鸭、佛跳墙的声音先后响起,鹄羹好听的声音指引着教程的继续,亚瑟被这些刚出现的男人们迷得神魂颠倒。

王耀看着自家老公犯花痴,无奈的放下手机:“你……觉得……好玩吗……”

亚瑟疯狂点头。

王耀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:“慢慢玩啊,今天晚上我就先休息了。”

亚瑟依旧疯狂点头。

王耀扶额,便先上楼休息去了。

还未躺下五分钟,亚瑟就冲了上来扑到他身上,楚楚可怜道:“我超非的,耀耀帮我抽卡嘛!还有……今天晚上的‘夜宵’。”

王耀抱着他摸摸头:“你还真是……要命啊。”

—————

食物语真的!超!级!好!玩!

p1丙 (画渣摸鱼)

p2在这里表达一下我对佛跳墙的痴迷。

我有鸭鸭,但我更想要你

空桑少主无限循环的日常

空桑最近非常太平。

是啊,非常。


“佛跳墙你离我远点啊啊啊啊!”

“鸭鸭你的鸭鸭能不能不要到处跑啊啊啊啊啊!”

“扬州你!……你……啊不好意思叫错了。”


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少主睡下了。

半夜迷迷糊糊的醒来,感受到了什么。

“佛跳墙你离我远一点。”



殷夫人看着敖丙对李总兵道:“也许这就是吒儿的命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中注定的老婆吧。”

  @给弟弟买牛奶的橘橘

感谢我最好的同桌!


送的高清画集和各种小礼品。


喜欢丙丙和吒儿

我好像发的过时了呢,唉。

(抄袭)

你票房多少鸭~